报告文章

惠誉博华寿险信用评级测试概述

惠誉博华 / 金融机构 / 中国 / Fri, 2021年05月21日

行业领先的寿险公司信用水平良好,疫情下仍保持强劲韧性

惠誉博华测试的30家寿险公司中,财务实力评级分布跨越BB至AAA五个级别类别,其中AA级别类别家数最多,由于测试样本覆盖了大多数大中型寿险公司,中小型寿险公司数量相对较少,因此惠誉博华认为若样本数量继续提升,A及以下级别类别的占比将显著上升。中国寿险行业的“行业状况和经营环境”评分良好,行业领先的寿险公司市场份额高,具有显著的竞争优势,产品多样化程度相对较高;而中小型寿险公司市场份额差距并不明显,因此除行业领先的寿险公司以外,其他寿险公司 “业务状况”评分较集中。中国寿险公司整体资本较为充足,多数寿险公司“资本和杠杆水平”评分良好,其中外资险企普遍保持更高的资本水平,且对投资和业务风险的控制力度较强;而一些中小型险企因业务风险较高、盈利能力较弱以及股东结构分散限制了其资本水平的提升。因非经常性因素影响,各寿险公司财务表现和盈利情况分化,经营时间较长的大型险企和注重业务价值的外资险企具有更稳定的盈利能力。多数寿险公司最终评级结果不依赖所有权结构,仅在控股股东或政府具有强劲的实力和明确的支持意愿时对评级产生影响。

评级方法概述

惠誉博华对于人身险(包括寿险、健康险和养老险)公司的信用评级的基础是财务实力(IFS)评级。财务实力评级反映了受评保险公司整体的信用水平,其评级结果不仅限于评价保险公司对于一般债务和混合债务的偿还能力和意愿,还包含了保险公司对于保单责任的偿付能力和意愿。惠誉博华将财务实力评级作为起始评级的“调整基准”。

如下图所示,分析保险公司财务实力评级的主要方式有两种,其中绝大多数保险公司的财务实力评级是通过分析关键信用因素方式得出的;另一方面,惠誉博华认为中国对于保险公司的监管模式为集团偿付能力模式(区别于部分国家和地区采用的监管隔离模式),且许多实际运营的保险公司属于保险集团中的成员,因此在保险集团具有评级历史或惠誉博华认可的评级结果情况下,亦可采用集团评级方法对于运营公司财务实力进行评级。

如受评保险公司发行债券,通常情况下惠誉博华需要授予受评主体长期主体评级(LT IDR或简称IDR),长期主体评级主要反映受评保险公司对于一般债务和其他混合型债务的偿还能力和意愿。如下图所示,长期主体评级的“调整基准”为财务实力评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在破产清算时“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清偿顺序在“普通破产债权”之前。鉴于中国法律的相关规定和国际上相对普遍的清偿顺序实践,惠誉博华认为保险公司一般情况下会优先保证保单持有人的权益,在极端情况下债券的受偿顺序可能会劣后于保单权益,因此通常受评主体的长期主体评级在财务实力评级基础上下调一个子级(notch)。极少数情况下,对于信用质量极强的受评主体,其主体评级也可能与财务实力评级相同。债项的最终级别根据其债券属性,在其长期主体评级结果之上,根据评级调整准则进行进一步调整(详情请见惠誉博华“保险行业评级标准”)。

中国寿险公司评级概况

根据银保监会统计口径,截至2020年末,中国境内共有人身险公司合计91家,其中中资人身险公司63家,外资28家。惠誉博华从中选取了其中的30家寿险公司,利用公开披露数据,在应用惠誉博华保险评级标准的基础上对样本寿险公司进行评级测试。测试样本主要涵盖原保险保费收入前十的中资寿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前十的外资寿险公司以及随机选取的其他 “中小型” 1寿险公司。选取的样本内保费收入排名靠前的寿险公司占比较高,主要原因是该类寿险公司公开披露数据更加详尽,且市场占有率更高,对中国寿险行业的代表性更强。本次测试结果为报告发布日惠誉博华内部研究测试结果,不构成评级行动,惠誉博华会持续关注测试样本的业务发展及公开数据披露情况,随着公司的发展和变化,相关内部测试结果可能发生改变。

惠誉博华认为中国寿险行业发展较为稳定,行业保费收入长期保持良好发展态势,即使在疫情爆发的2020年,行业保费收入增长仍保持了7.53个百分点的增长。中资“行业领先” 2的寿险公司竞争地位稳定,能够通过其广泛的分销渠道和强大的品牌优势保持较高的市场份额,“老三家” 3寿险公司保费收入稳定在人身险行业整体的40%左右,原保费收入前十的寿险公司保费收入占比超过人身险行业保费收入的65%。本次测试结果显示,大多数保费收入排名靠前的寿险公司整体信用水平良好,体现在良好的“业务状况”,强劲且稳健的“资本水平和杠杆率”,稳定且较好的“财务表现和盈利”。外资寿险公司由于市场份额与行业领先的中资寿险公司差距较大、分销渠道相对单一,因此该类寿险公司在惠誉博华的评级标准下“业务状况”评分相对较低,但谨慎的业务发展和严格的风险管理措施使得其资本和财务状况较好,且部分公司为全球知名保险集团或公司在华运营子公司,我们认为一定程度上能够获得来源于股东方的支持。

如下图结果显示,本次测试的30家寿险公司,财务实力评级潜在信用级别分布跨越BB至AAA五个级别类别(category),其中AAA及AA级别类别的寿险公司最多。如前所述,由于选取的样本多数为保费收入排名靠前寿险公司,因此我们认为测试样本分布相对于全行业来说存在一定的左偏。我们预计随着后续测试样本数量的增加,A级别类别及以下评级类别的寿险公司数量会显著增加。

中国寿险行业的行业状况和经营环境良好,业务状况相对集中

惠誉博华评价寿险公司信用状况时,主要分析包含定性及定量的9项关键因素,包括行业状况和经营环境(Industry Profile and Operating Environment, IPOE)、业务状况、所有权结构、公司治理和管理、资本水平和杠杆率、偿债能力和灵活性、财务表现和盈利、投资和资产风险、资产/负债和流动性管理。对于大多数中国寿险公司而言,业务状况、资本水平和杠杆率、财务表现和盈利三项因素相对重要性更强。

行业状况和经营环境主要考量的是保险市场的整体情况,其结果反映的是惠誉博华对于中国寿险行业的整体看法,因此对于在中国境内运营的同类型寿险公司,在相同时间点其行业状况和经营环境评分相同,但如果惠誉博华认为中国寿险行业整体发展情况存在根本变化,则可能对该项因素评分进行调整。现阶段,惠誉博华认为中国寿险市场较为成熟,具有较为丰富的产品类型,竞争状况相对理性,且中国的监管环境相对发达且透明,并具有很强的监管执行力,因此现阶段惠誉博华对于中国寿险行业的IPOE评分为BBB+至AA区间(6个子级)。

寿险公司业务状况的主要驱动因素是竞争地位、业务风险和多样化程度。业务状况的评定为“最有利、有利、中性、较弱、最弱” 5种结果。其最终级别结果依赖于IPOE得分,并通过以下对应关系得出。

- 业务状况评定为 “有利” 和 “中等” 的寿险公司最终级别评分将与IPOE的范围保持一致(目前为BBB+至AA)。评级为 “有利” 的在IPOE两类区间的上半部分得分(A+至AA),评级为 “中等” 的为IPOE两类区间的下半部分(BBB+至A)。

- 业务状况评定为 “最有利” 的寿险公司将获得高于IPOE评分上半部分一个级别类别的得分(AA+至AAA)。

- 评级为 “较弱” 和 “最弱” 的寿险公司分别获得了低于IPOE评分下半部分的一个和两个评级类别(低于BBB+)。

如前所述,由于中国行业领先的的寿险公司市场份额高,具有显著的竞争优势,产品多样化程度也相对高;而中小型寿险公司市场份额差距并不明显,因此除行业领先的公司以外,其他类型寿险公司业务状况得分相对集中。由于多数行业领先的寿险公司已经纳入本次测试,因此我们预计如果继续增加样本数量,多数寿险公司得分将在中性及以下。

寿险行业资本整体保持充足水平,其中外资寿险公司倾向于维持更高水平的资本实力

“资本水平和杠杆率”是惠誉博华评价寿险公司资本实力的重要部分,充足的资本实力可以为寿险公司的保单持有人和其他债权人提供风险缓冲,以支持寿险公司的生存能力和压力下的损失吸收能力。

惠誉博华通过考量寿险公司的资本充足相关比率、财务杠杆率、融资和承诺总额比率对寿险公司的资本情况进行分析。资本充足相关比率包括惠誉博华用于寿险和财险的以风险为基础的Prism资本模型、营运杠杆率和偿付能力充足指标。财务杠杆率用来评价长期资本(即支持偿付能力充足率的资本)中债务融资或类债务的混合工具的占比。融资和承诺总额比率则拓展了债务范围,衡量各种形式的债务、资产证券化、向第三方提供抵押/担保的信用额度以及各种类的债务型承诺在股东权益中的占比。

从测试结果来看,寿险公司的资本和杠杆水平多集中在AA级别,多数寿险公司保持着较为稳健的资本实力。AAA的寿险公司以外资寿险公司为主,体现了外资寿险公司谨慎的经营策略,对投资和业务风险的控制力度较强。BB及以下的寿险公司仅有3家,业务风险较高、较弱的盈利能力以及分散的股东结构限制了其资本水平的提升。

在分析寿险公司的资本充足水平时,惠誉博华将优先考虑以风险为基础的Prism 资本模型。惠誉博华的Prism资本模型是在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基础模型上,专门针对中国境内保险市场进行本土化调整后的资本评估工具,它是惠誉博华的内部资本计量模型,其计算过程和结果透明,并能够实现较为精确的同业对比(模型详细内容请参见附录)。惠誉博华Prism 资本模型衡量保险产品风险、投资业务风险和其他风险可能对经调整的权益资本产生的削弱程度,模型打分结果分为 “极强 、很强、强劲、适中、偏弱、弱” 。

测试结果显示,惠誉博华Prism模型的得分结果区分度明显。最终结果除了4家寿险公司结果为 “偏弱” ,其余均为 “适中” 及以上,说明测试的30家寿险公司大部分拥有适度的资本以应对风险对资本的侵蚀。

寿险公司财务表现和盈利情况分化,行业领先的中资和优质外资寿险公司具有持续良好的盈利能力

财务表现和盈利决定了寿险公司的资本内生能力,良好的财务表现和盈利可吸收绩效的不利偏差,并提高财务灵活性。

对寿险公司“财务表现和盈利”因素的定量指标分析包括净资产回报率和总资产回报率。因盈利指标容易受到资本市场波动、特殊险种退保情况和盈余释放的影响,因此除了考量核心比率指标以外,惠誉博华还评估寿险公司盈利的稳定性、可持续性和分散性等因素。我们认为来自于可靠、可重复的来源(例如持续的承保盈利能力)的收益为优质收益。非经常性收益(例如资产出售或异常释放准备金)视为非优质收益。惠誉博华还将评估收益的多样性,包括市场、产品、基于风险或费用、新业务或续期业务组合的多样化,通常认为多样化的收益更为稳定。此外,在当期收益水平相当时,惠誉博华认为创造较高内含价值和新业务价值的寿险公司盈利情况更佳,反之承担较高风险和使用更高杠杆将对评级结果产生负面影响。

在评价盈利能力时,惠誉博华也会关注保费或资产的增长。即使盈利指标良好,高于同业的过快增长仍然值得关注,快速增长往往是过于激进的表现,强劲的短期盈利能力可能是风险增加的结果,对评级产生负面影响。相反,保费或资产的大幅下降,这可能表明经营优势正迅速受到侵蚀。

30家寿险公司的财务表现和盈利较为均衡的分布在AAA和BBB之间,BB及以下仅有3家。得分为AAA的寿险公司主要为具有规模效益的行业领先寿险公司以及新业务价值较高的外资寿险公司,这些公司经营历史较长,即使在经济波动中也可以凭借续期业务和剩余边际释放维持稳定的盈利能力。

多数寿险公司的最终评级结果不依赖所有权结构因素,仅在控股股东或政府具有强劲的实力和明确的支持意愿时对评级产生影响

在分析所有权结构的评级影响时,惠誉博华首先关注所有权的结构,只有拥有控股权的股东才有可能影响寿险公司的评级。

所有权结构对寿险公司的评级影响可以是“中性的”、“积极的”或“消极的”,主要取决于股东和控股寿险公司的信用状况差异以及支持意愿削弱的可能性。

所有权结构是评级的调整项,若受评寿险公司的所有权结构对其信用状况产生明确影响,直接在其他信用因素确定的初步评级结果上进行调整得到最终的财务实力评级。

从测试结果来看,多数的受评寿险公司不依赖所有权结构的调整,受到上调的寿险公司均拥有实力强劲的控股股东实力,且受评寿险公司在集团中具有战略重要性、股东有明确的支持意愿。由政府直接或间接控股的寿险公司,且寿险公司在金融系统中具有重要影响力、政府具有支持意愿时,也可能存在政府支持。

寿险行业ESG相关性评分低,与寿险公司评级测试结果相关性低

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于2019年引入了ESG 相关度评分(ESG Relevance Scores)。该评分旨在考虑环境、社会与治理因素对信用评级结果的影响程度,但并不对相关实体ESG实施情况的优劣进行评价。ESG因素赋予“1分至5”分的评分。分数越高代表所考量的因素对评级的影响程度越大,1分表示从信用评级的角度考虑,其对评级和行业没有影响,而“4分或5”分则表示有显著影响(详情请见“ESG概念受重视程度提升,未来将对金融机构发挥更大影响力”)。惠誉博华在惠誉评级相关性评分的基础上进行了本土化调整。惠誉博华认为,目前中国寿险行业与环境的相关性非常低,环境因素几乎不影响寿险行业的评级结果;“社会”和“治理”与评级的相关性低,对评级的影响比较有限,且能够通过积极管理可以使之对实体级别无影响,“社会”和“治理”相对有限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合规,信息披露透明度,管理战略的有效性,公司治理结构以及财务报告质量等方面,少数寿险公司可能因为上述因素限制,使得其ESG相关性评分与同类公司产生差异。

总结

惠誉博华认为中国寿险行业发展较为稳定,保费收入长期保持良好发展态势,即使在疫情爆发的2020年保费收入仍保持了较高的增速。中资行业领先的寿险公司竞争地位稳定,能够通过其广泛的分销渠道和强大的品牌优势保持较高的市场份额。

惠誉博华测试的30家寿险公司中,长期主体评级级别分布跨越BB至AAA五个级别类别,其中AA级别类别家数最多,由于测试样本覆盖了大多数大中型寿险公司,因此惠誉博华认为若样本数量继续提升,A及以下级别类别的占比将显著上升。

寿险行业的行业状况和经营环境良好,由于中国行业领先的的寿险公司市场份额高,具有显著的竞争优势,产品多样化程度也相对高;而中小型寿险公司市场市场份额差距并不明显,因此除行业领先的公司以外,其他寿险公司业务状况得分相对集中,使得中小寿险公司业务状况得分“中性”较多。

中国寿险公司整体资本较为充足,多数寿险公司“资本和杠杆水平”评分良好,外资寿险公司普遍保持更强的资本实力,对投资和业务风险的控制力度较强;而一些中小型寿险公司因业务风险较高、盈利能力较弱以及股东结构分散限制了其资本水平的提升。

因非经常性因素影响,各寿险公司财务表现和盈利情况有所分化,经营时间较长的大型寿险公司和注重价值的外资寿险公司具有更稳定的盈利能力。多数寿险公司不依赖所有权结构的调整,仅在控股股东或政府具有强劲的实力和明确的支持意愿时对评级产生影响。

寿险行业ESG相关性评分低,环境几乎不影响寿险行业的评级结果;社会和治理与评级的相关性低,对评级的影响比较有限,且能够通过积极管理可以使之对实体级别无影响,社会和治理相对有限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合规风险,信息披露透明度,管理战略的有效性,公司治理结构以及财务报告质量等方面,少数寿险公司可能因为上述因素限制,使得ESG相关性评分高于同类公司。

 

附录1:惠誉博华Prism测试模型简介

惠誉博华Prism资本模型是惠誉博华用于评估保险公司资本实力的重要工具,其应用范围包括人身保险和财产保险。惠誉博华Prism资本模型来源于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的基础模型,并专门针对中国保险公司进行了本土化调整,以达到兼具区分度和可比性的效果。惠誉博华也会同时考虑惠誉评级不断更新的基础模型以及中国本土保险行业的发展,不断优化和更新惠誉博华Prism 模型。

以下是模型涵盖的主要内容。

- Prism中的目标资本主要考量保险公司的风险敞口。保险公司在开展承保及投资业务时,会产生不同程度的风险,模型会评估和通过一定规则量化这些风险并得出需要覆盖其风险敞口所需的目标资本。每一受评主体的目标资本有5个值,这5个值是在逐渐加强的模拟和假设压力情景下确定的。

- 可用资本反映了公司或集团的实际权益资本及其他类型可吸收风险的资本,其计算过程根据保险公司财务报表数据,并在惠誉博华的分析调整下得出。这些调整通常反映在经济和行业环境面临压力时,能够有效吸收损失的资本水平。因此,对于有效业务价值等项目,惠誉博华不会给予全额信用。

- “Prism分数” 说明可用资本超过的最高目标资本水平。Prism分数可以描述为 “极强” 、 “很强” 、 “强劲” 、 “适中” 和 “偏弱” 。

惠誉博华强调Prism分数仅为其中一项资本实力指标。因此,保险公司的Prism分数可能高于或低于整体保险公司财务实力评级或主体评级。

附录2:Prism资本模型结果界面展示

 

1 主要指代中国境内2020年保费收入排名在十名以后,且资产规模相对于“行业领先”较小的寿险公司

2 主要指代中国境内2020年保费收入排名前十的寿险公司,通常该类公司资产规模也相对较大

3 原保费收入排名前三的寿险公司,包含中国人寿,平安人寿,太平洋人寿

 

相关报告

保险行业评级标准

惠誉博华2021年行业展望:人身险

ESG概念受重视程度提升,未来将对金融机构发挥更大影响力

 

分析师

彭立
+8610 5663 3823
li.peng@fitchbohua.com

高雅君
+8610 5663 3820
joyslin.gao@fitchbohua.com

王梦瑗
+8610 5663 3825
mengyuan.wang @fitchbohua.com

 

免责声明

本报告基于惠誉博华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誉博华”)认为可信的公开信息或实地调研资料编制,但惠誉博华不对该等信息或资料的准确性及完整性作任何保证。本报告所载的意见、评估或预测仅反映惠誉博华于本报告发布日的判断和观点,在不同时期,惠誉博华可能发布与本报告观点或预测不一致的报告。

本报告中的信息、意见、评估或预测仅供参考,本报告不构成对任何个人或机构推荐购买、持有或出售任何资产的投资建议;本报告不对市场价格的合理性、任何投资、贷款或证券的适当性(包括但不限于任何会计和/或监管方面的合规性或适当性)或任何投资、贷款或证券相关款项的免税性质或可征税性作出评论。个人或机构不应将本报告作为投资决策的因素。对依据或使用本报告所造成的一切后果及损失,惠誉博华及相关分析师均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本报告版权仅为惠誉博华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翻版、复制、发表、引用等任何形式侵犯惠誉博华版权。如征得惠誉博华同意进行引用、刊发的,需在允许的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出处为“惠誉博华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且不得对本报告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惠誉博华保留追究相关责任的权利。

惠誉博华对本免责声明条款具有修改和最终解释权。

下载报告
 

谢谢。 您的下载链接将很快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您。

请留下您的个人基本信息,阅读惠誉博华所有的研究报告。

 

感谢您。我们已将报告的链接发送至您的邮箱。